尝试群众团体退出财政供养

发布时间 2021-09-11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上海社科院研究员张泓铭建议,群众团体应退出国家财政供养。让群众团体退出财政供养,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需要。那么,该怎么退出?一个方向是,将一些财政供养的、没有多少实质工作可做的群众团体解散,将其职能并入相关政府部门。推动一些能够自筹资金的群众团体真正走向市场,自寻活路,依法自治,政府对其自筹的一切费用和结余实行免税,使其不再继续依赖财政大锅饭。当前,为削减政府开支,政府在严控楼堂馆所建设,在大力抑制公费接待、公费出国、公费购车等三公消费乃至其他因公消费。接下来,恐怕还得以全面深化改革为契机,清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上海社科院研究员张泓铭建议,群众团体应退出国家财政供养。让群众团体退出财政供养,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需要。那么,该怎么退出?一个方向是,将一些财政供养的、没有多少实质工作可做的群众团体解散,将其职能并入相关政府部门。推动一些能够自筹资金的群众团体真正走向市场,自寻活路,依法自治,政府对其自筹的一切费用和结余实行免税,使其不再继续依赖财政大锅饭。当前,为削减政府开支,政府在严控楼堂馆所建设,在大力抑制公费接待、公费出国、公费购车等三公消费乃至其他因公消费。接下来,恐怕还得以全面深化改革为契机,清理、改革群众团体,这一点,也是减少财政供养负担的实质所在。